退休官员与情妇产生口角后将其杀害 自首获刑13年金皇朝3注册

/ / 2015-10-25
日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首次公布了浙江省绍兴市政协原副主席陈建设的庭审现场视频。退休15年后,两鬓斑白的陈建设站在法庭上,对自己的严重违纪违法问题作出忏悔。他...

日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首次公布了浙江省绍兴市政协原副主席陈建设的庭审现场视频。退休15年后,两鬓斑白的陈建设站在法庭上,对自己的严重违纪违法问题作出忏悔。他说:“这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

陈建设,1953年1月生,浙江新昌人。1985年7月,他在绍兴市食品公司任党委委员、党办主任,一年后被调往绍兴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先后担任副科长、科长、副主任、党组书记等职务。1998年6月,他被任命为绍兴市副市长。

从普通科员到绍兴市副市长,陈建设连上5个台阶,仅用了13年的时间。

转折发生在2003年,这一年陈建设50岁。他满心憧憬再任绍兴市政府副市长岗位一届,然而,前景并不如他所料。有关领导找他谈话,表示他将被调整到政协任职,担任绍兴市政协副主席。

退休官员与情妇产生口角后将其杀害 自首获刑13年浙江省绍兴市政协原副主席陈建设(视频截图)

在陈建设看来,副市长岗位有职有权,在亲戚朋友面前也很光彩,而政协是清水衙门,他感觉组织不再重用他了。此时的陈建设心态上失了衡,私欲之门由此开启。

2003年3月25日,陈建设正式向组织提出提前退休的申请。然而,还未等到组织批准,他就迫不及待地办起了企业。同年4月18日,孙某某出资3000万元成立了浙江永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陈建设持股15%。为进一步形成利益共同体,孙某某还以半价入股的方式,给予陈建设入股“优惠”。

2004年3月18日,距离陈建设提出提前退休申请已近一年,孙某某提出将原先商定的股份办理工商登记。此时的陈建设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但终究还是败给了自己的贪婪。

“我十分矛盾,因组织尚未批复我的退休申请,按规定是不能入股的,但又怕夜长梦多,到时候如果有个什么变化,股份没了也蛮可惜的。”经过深思熟虑后,陈建设决定让女儿代持股份,等退休手续办理后,再转到自己名下。根据股权划分,陈建设应缴出资额为1050万元,然而实际只出资525万元,剩余的525万元均由孙某某代缴。同年7月31日,孙某某又将上述股份登记转入陈建设名下。

2004年9月,组织正式批复陈建设提前退休。

2018年底,浙江省委巡视组对绍兴进行巡视,此时的陈建设,知道自己的贪腐行径已难逃党纪国法的追究。

2019年2月15日,陈建设到省纪委监委主动投案,并退出收受的625万元款项及3155.6万元孳息,共计3780.6万元。浙江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退休15年还主动投案,实属少见。”

2019年9月24日,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对被告人陈建设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法院经审理查明,2003年4月至2004年7月,被告人陈建设利用担任绍兴市副市长、市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建筑资质办理、项目移建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625万元。鉴于陈建设具有主动投案并如实交代全部犯罪事实的自首情节,积极退缴全部违法所得,认罪、悔罪,具有法定、酌定减轻及从轻处罚情节,依法予以减轻处罚。

法庭上,陈建设一再回头,看看坐在身后旁听席的家人,不舍之情依稀流露,接下来,他将在高墙大院里反省自己,接受改造。

退休后,如陈建设般主动自首的官员不在少数。迷途知返,为时未晚。

党的十九大以来,在高压震慑和政策感召下,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其中不乏艾文礼、王铁等中管干部。

但仍有不少干部认为,“退了退了,一退就了”,只要在任时没有露出马脚,离职后便可万事大吉,甚至在被查后还千方百计地想逃避。

2019年5月,原上海仪电控股集团公司副董事长佘宝庆退休12年后被查,落马时已经72岁,属于罕见的“高龄落马”官员。

2019年1月,江苏常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原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顾黑郎被查处,当时他已退休近15年。

2018年11月28日,已经退休一年有余的马鞍山市雨山区政协原主席查明海走进留置室。他认为退休就如同躲进“避风港”,无论反腐的疾风如何刮,都不会查到他。直到其中一名相关人员汪某归案,查明海内心才感到害怕。“在汪某归案后,我甚至不顾自身高血压的病情,停服降压药,连日酗酒,试图让自己中风,以此来逃避查处……”查明海在留置室中悔恨不已。2019年7月,查明海因为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退休官员与情妇产生口角后将其杀害 自首获刑13年广东省汕头市政协原主席赖益成(资料图)

2014年7月,已退休7年的广东省汕头市政协原主席赖益成杀死情妇季某后自首。根据赖益成供述,他和季某2005年在广州相识,随后发展成情人关系。2009年、2013年,季某先后给赖益成生了两个孩子。案发当天,两人在择菜时产生口角,并发生打斗。季某先用玩具、餐椅等物扔掷赖益成,后又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说要砍死他,被赖益成和保姆劝阻。随后,两人进入卧室,再次发生争执并相互扭打。保姆曾想劝阻,甚至说再不停手就报警。但最后等到卧室中没声音时,保姆再过去看,发现季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保姆听到赖益成说“我杀人了”,赖益成随后拨打了110,季某经现场抢救无效后死亡。2015年8月11日,汕头市中级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赖益成有期徒刑13年。赖益成不服上诉后,2015年12月7日,广东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定该案维持原判。

以上案例给所有党员领导干部再次敲响警钟,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退休”绝不是贪腐官员的“保险箱”。对此,《中国纪检监察报》2019年2月发表评论称,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反腐的力度不会减、尺度不会松、节奏不会变,广大党员干部应认清形势,提高政治站位,对党纪国法始终怀有敬畏之心,犯了错绝不能心怀侥幸,学鸵鸟把头埋到沙子里,只会越陷越深,自己把路堵死。一言以蔽之,心存侥幸无出路,直面问题是正道。

1
联系我们